小松的技术博客

六和敬

若今生迷局深陷,射影含沙。便许你来世袖手天下,一幕繁华。 你可愿转身落座,掌间朱砂,共我温酒煮茶。

《硅谷之谜》读后感

近几天拜读了吴军博士的《硅谷之谜》,其行文风格一如既往,读起来令人振奋人心。这本书作者认真分析和总结了硅谷成功的奥秘,并用了大量的理论和案例加以论证,读完后受益匪浅。如果说《浪潮之巅》让我们了解了历史上各个伟大的公司的历史和之所以伟大的原因,那么这本书就是去挖掘他们之所以伟大的深层次原因,并且指出那些错误的表象,具有非常现实的指导意义。

硅谷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一个地域非常狭小的地段,却诞生了一个个引领世界浪潮的科技公司,成功引领了信息时代的三次变革,其长久不衰的创新力让整个世界都充满向往,各地区企图复制却都难以成功。因为他们并没有把握硅谷成功的真正原因。《硅谷之谜》深入探讨硅谷的成功,看完作者的分析后,我们就能明白为何硅谷能成功,而其它地区难以复制。

作者把硅谷的发展划分了三个时期:信息时代前夕、信息时代、后信息时代。 信息时代前夕是硅谷真正的以“硅”著称。从“八叛徒”创建仙童半导体公司开始,硅谷开启了一个半导体公司百花齐放的局面,“八叛徒”公司之所以叛离原公司,主要原因还是旧公司不肯为新技术投资而只关注那些还在盈利的业务,这估计是现在很多公司依旧的现状,但很多人即使看到了这一点,如果没有叛逆精神的话,那么就不会选择离开公司去创业,而“八叛徒”选择了离开并引领了世界潮流,所以书中有多次提到叛逆精神,显而得知其重要性。“八叛徒”创建了仙童半导体公司,在公司营造了一种轻松的工作氛围和没有等级的企业文化,这为硅谷吸引了很多的人才,难能可贵的是其并不芥蒂员工离开去创办新的竞争公司,并且八个创始人都先后离开了自己创办的公司,我们现在熟知的intel公司就是有八叛徒之一的诺伊斯创办,挺富有传奇色彩的。而仙童公司的灭亡却是因为大部分利益被投资人所得,而投资人也不会考虑公司的将来,而只是希望尽快变现,这注定了其不能长久存在。

在半导体行业逐渐达到饱和时,硅谷的软件业又发展起来了,其代表为甲骨文公司,而甲骨文的主要是买关系型的数据库,虽然现在关系型数据库已经是众所周知,而在当时还并不是主流,甲骨文并没有随波逐流,而是选择了一条艰辛的路,最终咱在了科技前沿。其次是投资公司的成熟,美国投资最著名的莫过于华尔街,但华尔街的投资和IT公司的默契并不是很好,所以硅谷的投资公司也随硅谷的发展摸索了适合IT公司的风险投资,例如投资人而不是投资公司的基本投资规则。 随后互联网时代的到来,google,facebook等公司的诞生,让硅谷拉大了与世界同行的距离,而这一时期,更加追求小、快、灵,一个伟大的产品如WhatsApp可能只是有几个人开发出来的。

对于硅谷的成功,作者否定了外界外界常常报道的说法:气候说、斯坦福之说、风险投资说、政府扶持说、风险投资说、政府扶持说、知识产权保护说。这些点虽然都有推动作用,但却都是外因,而不是硅谷的成功的内因。而作者把硅谷的成功归结于叛逆精神、多元文化、拒绝平庸、宽容失败的文化、工程师文化、不迷信权威、扁平式管理等因素,这些文化因素在硅谷尤为突出,是在硅谷发展历史中逐渐形成的,已经是硅谷的基因了,而《浪潮之巅》也多次探讨了基因论,一个地区的成长也是由其基因所决定的。

在公司的最后两章,作者上升到理论层面,详细介绍了工业时代的科学基础和信息时代的科学基础,这两章的内容足以让我们震惊,让我们意识到我们现在所固守的理论还是多么的落后。在工业时代,一切的理论基础都能追踪到牛顿力学,其基本上用公式去表达了我们现实生活所遇到的各种现象,但其思维是一种机械化的思维,知道了起点,知道了过程中的各种因素,就一定能按照某种公式计算出其目标以及其花费的时间,在这些理论的指导和实践下,很多公司都采去了生产线的方式来提高生产力,生产线本来就是一个公式,我们把我们的原料代入这个公式,就能得到正确的产品,如果生产线没有故障,原料供应正常,那么产品肯定能够诞生并且正常。工业时代经过一两百年的熏陶,已经让这种思维根植人心了,做事情前就要有计划,要列好第一步、第二步...要把可能遇到的情况考虑得方方面面。然而事情总是不会按照预期进行发展,俗话说“计划赶不上变化”,这很好的反映出我们的很多计划从制定时就已经失败了。归根到底,我们还是在按工业时代的科学思维去做事,但我们所做的事情免不了人的参与,免不了有考虑不周。

而在信息时代我们应该以怎样的科学思维去做事呢?作者告诉我们应该遵从“三论”:控制论、信息论、系统论。这三论属于交叉学科也属于边缘学科,用到了数学、物理、生物的诸多学科的理论,却不隶属于这些学科。现在被普遍用于通信、管理学、商学等诸多领域。

控制论首先突破了牛顿力学的绝对时间观,今天花费一个小时去做件事事情和明天去做同一件事情的结果可能截然想法;其次,任何系统在外界的刺激下必然做出反应,然后反过来会影响系统本身,为了维持系统的稳定,我们需要不断根据外界的刺激调整自身。 一个组织想要保住计划的实现,就要不断的针对计划进行监控和调整,以防止偏差不断扩大。我们在项目初期可能制定好了甘特图、明确了分工,但是没有好的监控和调节措施,项目发展的偏差总会越来越大,最终走向失败,在校园生活时见证过了一次又一次的项目失败,归根到底是无法做到及时根据反馈来调整项目。

信息论主要想香农的几个定律,第一个是香农第一定律,其意义在于将原始信源符号转化为新的码符号,使码符号尽量服从等概分布,从而每个码符号所携带的信息量达到最大,进而可以用尽量少的码符号传输信源信息,其本质是将最好的资源给予最常见的情况。第二个是香农第二定律,第二定律定律的描述了一个信道中的极限信息传输率和该信道能力(带宽)的关系。最后被提到的是信息论中的最大熵原理,大意是对未知事物发生概率进行预测式,我们的预测应当满足全部已知的条件,而对未知的情况不要做任何主观假设。在工业时代,谁掌握了资本,谁就是主导,而到了信息时代,谁掌握了信息,谁占据了入口,谁就是王者。在工业时代,有了公式,谁来计算都一样。但到了信息时代,一切都是不确定的,为了预测准确,我们需要用足够的信息来支撑。

系统论, 一个由生命是一个开放的系统,需要和外界进行物质、能量或者物质的交换。 其次,一个封闭的系统总是朝着熵增加的方向发展,即从有序到无序,系统的不确定性一定是不断增加,因而我们需要从外界引入负熵,使得系统重新变为有序。化学出生的我对于这个倒是有非常深的理解。

在信息时代,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因此我们要根据已知的信息去做出预测,并且要快速做出反应。硅谷地区诞生于工业时代晚期,从出生就没有工业时代科学的熏陶,从一开始就根据信息时代的规律去做事:看准目标,快速出击,迅速推出产品并根据反馈调整;扁平式管理,让上下级信息传播的宽度更大;优胜劣汰,好的资源基本上被少数人占据,狼性文化...对于硅谷外的其它的确,需要尽快摆脱工业时代的各种束缚,追随信息时代的规律,把握时机,才能够飞得更高,看得更远。

←支付宝← →微信 →